兒童,是文明國家裡面最神奇的物種。對,已經到另一個(有別於成人)物種的境界了。他珍貴、純潔、正向。幾乎所有的成人都以瀕臨絕種的珍稀物種來看待兒童,順著某種彷彿自古以來就吹拂著的微風,呵護著任何一個兒童,集體在路上看到兒童,要對他笑,要有求必應,要哄他。特別是大過年的時候,親戚聚在一起,成人得對任何一個兒童稱讚可愛聰明乖巧。也特別是走在馬路上遇到一群幼稚園的老師帶著全班行走的時候,微笑與禮讓是不可少的。

 

  Lee Edelman“No Future”一書提及,自由的國家是如何讓兒童變得不自由,被國家安置在無塵室裡頭長大,消除那些會汙染到兒童的東西。兒童,承載著被戀物(fetish)狂熱投資般的未來生殖主義。

 

  我們壞掉了,但兒童還沒壞。我們苟且偷生的在大制度體下生活著,被壓著什麼感覺的活著,宛若知道體制之重(例如依稀感受資本主義的競爭性、公司老闆用美麗的話術包裝壓榨、對政府與財團之間的關聯隱隱不滿、對婚姻家庭的禮數表象覺得厭煩等)但都安份地待在現在的某個位置活著了。

文章標籤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