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ters, Inc. main characters      (cc創用圖片)


  當lovewins被養成一個巨大的意識形態,餵養牠的組織們已經失去掌控能力了,縱使遊行團體看似力挽狂瀾的想要找出新的議題放在同志遊行的架構之內,怪獸已經龐大到自己運作起來了。

  有人說,那你們各個小團體去遊行的時候就自己高喊自己的標語阿!每個人都可以搶奪那個論述權阿!但這樣由下而上的、小個人小組織小能動性的似乎除了喊喊標語之外,對於整隻怪獸並沒有什麼撼動力。

  我認為,同志遊行再怎麼辦下去,不是每屆不同的執行團隊、核心人物「誰們」的問題,而是不管由誰們來主導當屆的議題,都已經被怪獸反噬、吸收、收編進去了,成為怪獸大歷史上的「你看我們好棒棒,觸及不同的議題,好多元」。試著朝向新好公民的媒體們、清新公民的政黨們,現在看到的怪獸就只會看到lovewins(不分性別單偶婚姻)。俗話說瞎子摸象,身在不同位置的人群摸到大象不同部位於是建構出不同的形象;但現在卻是,大象試著再怎麼長得奇形怪狀(例如多了老鷹翅膀、尾巴變孔雀、腳上長蹼),看到的人卻還是聲稱「那就是一隻(lovewins的)大象」,或者對著那些與傳統大象長不一樣的部位視若無睹,或是幫他們自動禁音。所以,遊行再怎麼走,呈現出來的就一直會是那隻lovewins大象。

  同志大遊行只有等著被全球新好公民意識形態養出來的大怪獸收編的份嗎?任何一些群體試著在當年度主論述上提出些什麼,終究只會被怪獸收編,或者被歷史洪流視為「多元呈現」的棋子嗎?我想,是的,怪獸已經龐大到飼育者無法駕馭了。我認為唯有未來承接的主辦團隊,主動「弒子」——把這個共業造就出來的怪獸弒掉(這個怪獸也不純然是在地歷史共業,而也可以視為以歐美世界為首造就資本化與公民性共育繁殖在世界各地的小怪獸已然成型)。不再攀依lovewins,不再樂觀的冀求在lovewins符碼下能否談出年度議題,而是斷然抨擊牠。

  「這幾年,不論台灣或是其他國家,婚權運動成為同志運動中最受社會及媒體關注、發展最蓬勃的一項議題。對此,我一方面認為,婚權運動能夠普遍引起社會關注、對話或衝擊,是同志運動的重要契機,但是另一方面,我也對有些人把婚權運動視為解決各種同志困境的唯一努力目標感到憂心。過去的同志運動,我們努力打破僵固的主流思維、逃脫來自傳統家族制度對個人的束縛,如果我們對婚姻與家庭制度少了高度的警覺和反省,未來的出路又在哪裡?」(喀飛,2015國際同志聯合會亞洲區域雙年會)


Love Doesn't Win

  唯有由上而下的拆台(拆怪獸、弒子),如果遊行還有任何一絲的可能,那麼就是嚴肅的提出love doesn't win。去飼育一隻新的怪獸,例如叫做love doesn't win,去直指那些love wins的問題。養育新的怪獸無須害怕擔憂道德問題(例如:對抗依稀覺得很對的love wins怪獸真的沒問題嗎?),因為早在歷史上女性主義就已經批判過父權體制、資本主義與婚姻體制了,新的怪獸一點也不新,反省為什麼我們被love wins怪獸統治心靈了、立場轉彎了?

  比較深的問題是,會不會養出新的怪獸之後,牠也變成新的巨大意識形態,例如酷兒的「毀家廢婚」變成人人朗朗上口的口號,而普羅大眾高喊牠,彷彿又可以是解決一切問題的靈丹,而不需再動用腦力與情感去思考問題,那怎麼辦?可能就要再養出又新的一隻怪獸來弒掉牠了吧。

  怪獸與怪獸可能勢必要持續出現。在文萌樓成為一個符號之後,已形成一股氛圍讓社運與部分民眾知道要保留資助它,但問題是,如果大部分參與者想說捐款贊助文萌樓就有心滿意足的成就感,甚至形成一種小清新與文創的現代公民消費愉悅、安全的政治正確,而不再動腦思考《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的問題性,甚至高聲歡唱剝削防制條例可以「幫助」許多受害者,是文明進步的里程;絲毫不面對國家治理、工作權與產業、慾望。對於政治家們張開雙臂擁抱博物館式的呈現,打造新國家時的多元並進感,文萌樓被「安置」在歷史洪流裡。

  怪獸可能還是要(會)出現吧,對於普羅大眾來說,有一個怪獸可以仰賴希望總是比較簡單的事。但當怪獸巨大到被神化為萬靈丹、遮掩到其他嚴肅議題時,就得軾掉牠。如果能夠以不飼養怪獸的方式來運動,對於群眾來說是一件辛苦的事,因為得持續的動腦、思考、批判。

  於是,怪獸與怪獸,要被造出來,然後再被新的怪獸打掉。

 作者:爵士流理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hionsex1069 的頭像
fashionsex1069

Fashion Sex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