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59950_688631414622552_1885878430_n.jpg

文瓊‧米羅(Joan MIRO)/藍色二號/1961年/油畫,畫布/270×355公分/現收藏於法國龐畢度中心

 

看著流理台上的水果刀,無法像她所讀過的任何故事一般,對自己劃下一刀,結束一切。她明白選擇活下來後,她的生命會有一個缺口。這個缺口來自不甘居於受害者的位置,又不相信法律能帶給她任何正義。喔,也許人們自以為是的正義可以,可以帶給他們,他們要的正義。但那一切與我無關,她心想著。往後如果我選擇說出一切,就會有人以正義逼著我必須做某些事了。但那之前,我還有選擇說與不說的權力,也許那是我暫時擁有的小小自由吧,她這麼打算。

 

這一天很快就來到了,不可否認在攤開一切前,她還想了一下要不要攤開,事實上她覺得世界上不可能有人能做到她想要的。喔,這麼說也許有點自命清高,實際上那個人後來會怎樣與她無關,她覺得。大人不是都說要以德報怨嘛,怎麼這時候沒人比我能做到。喔?妳不想怎樣?妳不想為自己爭取什麼嗎?一個大人對她輕蔑地說。嗯,我想想。實際上,她甚至覺得大人的嘴臉比那個人還難看。唉呦,別鬧了,你們說他逼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看看你們現在正在幹嘛。

 

她突然覺得一切很荒謬,僵持了一陣子,她決定放棄堅持。什麼都好,你們高興就好。反正大人們總是不能尊重別人的決定。決定了什麼,與他們不同的,好像就是被逼迫的,中了巫術,要不然肯定是精神有問題。她想起了她讀過的一些文學作品,拜託,她還希望真的是精神有什麼問題,那搞不好可以寫出什麼曠世鉅作。不過,她跟那些文學作品底下的女人,也許有點不同,她們可能太有母愛了。要是有小孩,她一定會把它弄死吧,喔,不行的話只好一起把自己弄死了。想到這裡就覺得可怕,無法再想下去。

 

離開被囚禁的狹小空間時,月經已晚來十天,她還真的有些擔心。醫院的驗傷顯示什麼都沒採到,大家都覺得可惜,只有她不覺得可惜。拜託,上次的性行為是三天前,我早就知道會驗不出來了。你們要我去我就去,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大家一起努力。喔,實際上她覺得大家並不包含她。就這樣,時間就在一連串不包含她的事件繼續前進。

 

終於,十年過去了,沒有一堆大人盯著她瞧,瞧她的一舉一動,是否符合大家的期待。在等著火車的月台上,她接到了一通電話。電話裡的人說:那個人出獄了,其他相關追討的權力,妳要繼續嗎?不,我要放棄。事實上,她只是做了十年前她無法做的決定。這個決定讓她鬆了一口氣。

 

我願,我願相信,妳的道歉是為了妳自己。我願相信,妳的道歉是經過深思熟慮。我願尊重妳,尊重妳的決定。

 

作者:Carol(讀者來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hionsex1069 的頭像
fashionsex1069

Fashion Sex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