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節錄自胡川安,2016):「1977 年由四川省新都縣所徵集的 10 餘塊畫像磚裡...〈桑間野合〉。 畫像磚當中為赤裸的三男一女,中間為頭疏高髻的女子仰臥於地,雙腿抬起,其採桑的竹簍翻倒於一旁。女子繫衣的帶子解下後隨意的扔在身旁,其中一名男子撲在她的身上,男子兩腿之間露出雄偉而堅挺的陽具,準備插入女性的生殖器官。交合男女的身後有一個身材矮小的男子跪在地上,以雙手推著交合男子的臀部,生殖器也呈現勃起的狀態。 畫面的左方則是高大的桑樹和另外一個男子望著交合的場景,彷彿被興奮的景象所感染,生殖器堅挺的勃起。在樹枝上掛著四人的衣服,4 隻小鳥在枝枒上跳躍,2 隻猴子於旁邊嬉戲。整體的畫面呈現喜悅而且和諧的氣氛,彼此之間沒有爭先恐後,歡愉且溫馨。」

--

文/張峻臺
 
  台灣在2017年年底,繼「反勞基法修惡」之後,「群交」一詞突然躍升網路關鍵字。先是有網友在大學社交平台Dcard上爆料此活動,隨後擴大到PTT到引發為數眾多的男性網友「求女角IG」、「求影片載點」他們打著「敢出來混就別怕被人看」或是「偷吃偷玩爆出來罪有應得」的理由,認為索片之舉正當。關於索片理由與群交行為之間的「無關聯」,已有網友Mi Tseng撰文表示:「女生對不起男友,但沒有對不起你;女生沒有答應讓你這個陌生人看她的性愛照片,也沒有答應妳可以散。」
 
  此外,也有人提出了父權體制之下的經典問題:「為什麼不檢討那男?他們也有女友!」並引起許多人反思:「女生性愛活躍被稱為公車、香爐;男生活躍則被稱萬人迷、千人斬,不會有人說男生很髒。」女性的性在父權體制之下,受到極力保護(關於此一保護,是很有問題的),最主要的目的是讓她們在將來能夠被安安穩穩地送進婚姻體制之中。因此,任何一個不走這套遊戲規則的女性,就會被男性集體而公開地、像獵殺女巫般近乎宗教狂熱地「公審」。為了保全己方在父權體制中的價碼,很遺憾地,也不乏見到許多女性跟著加入謾罵當事人「婊子」、「破麻」的行列;而繼續鞏固此一父權體制。
 
  我想,任何一個不滿於「父權體制意圖將女性安穩地送進婚姻體制之中」的女性主義團體,在群交門事件中,最應該也最需要著手提出的政治性是:正面主張女性參與性愛活動的不卑不亢。
 
  目前雖然已有女性組織以「復仇式色情」的角度來談網路使用者應不點閱、不下載、不分享「未經當事人同意散佈私密影像」,並且以鼓勵的立場培力當事人「妳並沒有錯,錯的是散佈影像的人!」但似乎對於撼動父權體制並沒有太衝擊性的解法與主張。如此作法將持續只能居於後端擔任「承接者」的角色,或時而提醒女性「拍攝風險」,也許隱而形成一股微妙地對性活動的規訓效力,而較缺乏積極的基進提問:「有沒有任何契機,讓性的公開化不再是殺女的武器?」
 
  倘若願意給過去歷史開創一個不太一樣的空間,用意是企望達到一個對女性更不拘束力的社會,那麼我們或許可以從20幾年前的以下事件進行腦力思辯,並作為未來類似新聞上演時,女性主義團體一個新嘗試的轉向:
 
  在1995年的春天,台灣大學女性研究社曾規劃舉辦「女生在女生宿舍集體看A片」的活動,一開始以「女性情慾自主」為主旨,但或許因此事太過激進,變成新聞後使得輿論介入和校方壓力升高,最後演變為由女性主義教授指導與社團目標轉向,改為「A片批判大會」。批判A片如何再現與強化了真實世界中男性對女性的宰制關係。但如何在批判與禁制當中,能夠培養女性的身體感官經驗的開發與不同的情慾經驗嘗試?素材是什麼?恐怕就矛盾地無法在批判論述中長出。
 
  「論述框架」的不同,在歷史上微妙地造成了兩種不同的風景。
 
  倘若有平行時空,當時支持女性情慾自主的論述再多一點、校方挺得住輿論多一點、女性主義團體願意思考與關注女性「性」自主多一點──這個性自主不單單只是女性對男性的集體吶喊(說不就是不,說要才是要),而是透過各種經驗的積累交會,使得女性可以不用再對「性」有特定的高度門檻或標準(談性要以批判立場保持正當)、不用再對性活動的分享難以啟齒(擔憂啟齒後被排擠),甚至材料多了,女性長出多種挑戰以往單一視角男女支配/被支配的A片關係,進而撼動男性固著的性想像。
 
  這兩批平行時空的人們拿到現在相互對照,或許正面主張女性情慾不卑不亢的這組平行時空社會,放到20年後的今天,男女兩性在性慾上不對等的權力差距能更加縮小。
 
  對於異性戀男性而言,也勿請僥倖。若繼續毫無忌憚、彷彿女性欠你般的一邊索片、一邊撻伐當事人,那麼惡果終將共同承擔。
 
  首先,「群交」的性政治意義並沒有被公允地討論,彷彿群交就像是讓人踐踏的踩腳墊或甩弄的髒抹布一樣,以襯托自己的道德位置;割捨了各種不同性實踐、性活動、性文化的內涵。不友善的言論,使得輿論討論中感受不到群交作為性愛活動諸多方式的一種可能。使得未來舉辦群交活動的門檻將更為提高及地下化。諸多此時看熱鬧的網路鄉民,若情緒之中曾滲透著一絲嫉妒、羨慕之情,彼時若想獲得參與任何合意群交活動的機會,恐怕將更為困難。
 
  其次,男女性愛「供需關係」將更為失衡。現在網路上充斥的言論,一方面將當事女性示眾撻伐,同時也巧妙地持續鞏固父權體制「維護女性純潔」的婚家性意識形態。那麼未來任何有別於婚家體制內的性活動(無論是群交,或是諸如天體旅遊、交換伴侶等活動)都將更難見到女性的參與。當然,如果眾異性戀男性因而轉往發展同性性愛體驗,那倒也新開發出一條新的道路。
 
  最後,非婚家意識形態的女性價碼將飆漲,使得未來「性貧富差距」更加擴大:有錢的男人才有條件參與多樣的性愛活動;身材美貌越佳的女性更有條件開出不凡的價碼。而條件一般的眾多鄉民們,終將「魯」大半輩子,什麼群交、換夫換妻、裸體聚會都將像神話般地放在神壇,僅供夢想。
 
  若你(異性戀男性)同意上述三個可能導致的結果是「惡果」,那麼此時正是停止鞏固父權體制的重要時機。當然,若你甘願看片尻槍過一輩子,作壁上觀他人的性愛活動,或對自己的期許是:好好結婚、好好生小孩、好好守住自己的「小頭」過完一生,那麼或許你會不以為意。但若企想自己既可以偶爾出去玩,而家裡又有個順從且乖巧的賢妻良母(還要替你生孩子?),那麼實無倫理可言。倘若你有出去玩的想法,那麼婚後不甘於被夫家束縛,而渴望婚外性愛滋潤與刺激的女性,就也有其道理。
 
  今天群交門事件雖不是發生在婚姻關係中,但反映出來的男性焦慮,絕對和「男性守不住女性對於單偶的服從」而破壞父權體制所產生的焦慮有關。參加的男男女女,也許各自有其交往中的伴侶,各自的誠信議題可各自面對。但或許這樣(各自偷玩)的現象,更可以讓我們思考:對於伴侶關係的想像為何?是什麼文化讓我們想出去玩而不敢表達?是不是被現有單偶、性愛封閉的關係而束縛了?有沒有可能藉由群交門,帶出新的討論與協商可能?包括:不同類型的性活動,無論男或女,我們是否能在聽聞時,以對待體驗其他活動的態度,去試著理解或進而嘗試,去體驗其他的各種可能。
 
--
 
參考資料與感謝:
 
 
 
3. 特別感謝關鍵評論網編輯潘柏翰對於本文的提供的建議;以及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黃亦宏提供碩士論文使作者修改參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shionsex1069 的頭像
fashionsex1069

Fashion Sex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