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10日早上,一篇匿名網友在PTT男同志板發文「[心情] 我也感染到HIV」,描述了自己從未知的緊張到已知的平靜、感謝政府的資源以及親友的幫助,也闡述了性傳染疾病伴隨的污名讓「櫃子」增加,出HIV的櫃正如過去男同志要在異性戀環境出性傾向的櫃一樣有所重量,文末並道出「想談戀愛,也想做愛」的心境。

 

  時間回到198090年代,當時愛滋病剛被命名與疾病資訊不足,一群跨族裔與性別的人組成了「ACT UP」愛滋行動組織(AIDS Coalition to Unleash Power)。2018214日在臺灣上映的BPM120 Beats Per Minute)這部電影,再現了當年在法國的ACT UP如何對抗藥廠與政府的一段故事。(以下將透露劇情內容)

 

  這部電影以兩大主軸並行:社會運動、性與愛。社員集體參與討論,無論私底下的交情多好,在公開的會議中可能立場各不相同、仍勇於表達意見,富有生命力的社群參與,讓人看了熱血沸騰。在行動策略上,ACT UP以污名衝撞(如:丟出一包包以紅色顏料製成的血袋、在1990年代的群眾面前同性親吻)表達憤怒,訴求包括:學校應設立保險套販賣機、教育安全性行為;藥廠應盡快公布現有的實驗與臨床數據、開放更多人參與受試,而非為了資本利益壟斷知識,延後實驗數據或以抽籤受試等方式操作市場、沽名釣譽。

文章標籤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片的旅蛙。啊嗯呱呱!

作 者│琭德(讀者來稿)
訪談人│爵士流理臺(Fashion Sex編輯)

說明:本文為性知識討論文本,特別是女性性慾在當今社會文化中,被不成比例的漠視與缺乏討論交流,因此經作者投稿後,編輯進一步訪談作者。本文符合大法官釋字第407號「藝術性、醫學性、教育性」擇一言論範疇。

undefined

文章標籤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說(節錄自胡川安,2016):「1977 年由四川省新都縣所徵集的 10 餘塊畫像磚裡...〈桑間野合〉。 畫像磚當中為赤裸的三男一女,中間為頭疏高髻的女子仰臥於地,雙腿抬起,其採桑的竹簍翻倒於一旁。女子繫衣的帶子解下後隨意的扔在身旁,其中一名男子撲在她的身上,男子兩腿之間露出雄偉而堅挺的陽具,準備插入女性的生殖器官。交合男女的身後有一個身材矮小的男子跪在地上,以雙手推著交合男子的臀部,生殖器也呈現勃起的狀態。 畫面的左方則是高大的桑樹和另外一個男子望著交合的場景,彷彿被興奮的景象所感染,生殖器堅挺的勃起。在樹枝上掛著四人的衣服,4 隻小鳥在枝枒上跳躍,2 隻猴子於旁邊嬉戲。整體的畫面呈現喜悅而且和諧的氣氛,彼此之間沒有爭先恐後,歡愉且溫馨。」

--

文/張峻臺
 
文章標籤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者:張峻臺

周間某日傍晚,剛過五點不久,四個男人走進了一間位於市立公園的公共廁所。一人穿著剪裁合身的西裝;另一人腳踩網球鞋,身上套著短褲、T恤;第三人身上加油站的卡其制服還來不及脫;最後一人是個業務員,鬆開了領帶,把他的運動外套丟在車上。是什麼原因,讓這些男人駛離高速公路上返家的車潮?有哪些共同的興趣引領著這些背景歧異的男人來到這公廁?(Laud Humphreys著,高穎超譯。《茶室交易》,頁1

tearoom trade2.jpg

↑ 圖片取自電玩遊戲TheTearoom官網介紹:https://radiatoryang.itch.io/the-tearoom

  八卦板上日前有網友XXXXSHIT整理了男同志38個野砲地點,既然野砲被討論,正好我的碩士論文就是寫《公共性:公/私領域交界之性經驗探究》,所以趁這個機會講述做回應和補充。

文章標籤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27 Tue 2016 11:31
  • 我願

14459950_688631414622552_1885878430_n.jpg

文瓊‧米羅(Joan MIRO)/藍色二號/1961年/油畫,畫布/270×355公分/現收藏於法國龐畢度中心

 

看著流理台上的水果刀,無法像她所讀過的任何故事一般,對自己劃下一刀,結束一切。她明白選擇活下來後,她的生命會有一個缺口。這個缺口來自不甘居於受害者的位置,又不相信法律能帶給她任何正義。喔,也許人們自以為是的正義可以,可以帶給他們,他們要的正義。但那一切與我無關,她心想著。往後如果我選擇說出一切,就會有人以正義逼著我必須做某些事了。但那之前,我還有選擇說與不說的權力,也許那是我暫時擁有的小小自由吧,她這麼打算。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兒童,是文明國家裡面最神奇的物種。對,已經到另一個(有別於成人)物種的境界了。他珍貴、純潔、正向。幾乎所有的成人都以瀕臨絕種的珍稀物種來看待兒童,順著某種彷彿自古以來就吹拂著的微風,呵護著任何一個兒童,集體在路上看到兒童,要對他笑,要有求必應,要哄他。特別是大過年的時候,親戚聚在一起,成人得對任何一個兒童稱讚可愛聰明乖巧。也特別是走在馬路上遇到一群幼稚園的老師帶著全班行走的時候,微笑與禮讓是不可少的。

 

  Lee Edelman“No Future”一書提及,自由的國家是如何讓兒童變得不自由,被國家安置在無塵室裡頭長大,消除那些會汙染到兒童的東西。兒童,承載著被戀物(fetish)狂熱投資般的未來生殖主義。

 

  我們壞掉了,但兒童還沒壞。我們苟且偷生的在大制度體下生活著,被壓著什麼感覺的活著,宛若知道體制之重(例如依稀感受資本主義的競爭性、公司老闆用美麗的話術包裝壓榨、對政府與財團之間的關聯隱隱不滿、對婚姻家庭的禮數表象覺得厭煩等)但都安份地待在現在的某個位置活著了。

文章標籤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在想佔有慾到底是什麼東西。

  害怕失去是一種天性,所以我們會佔有會吃醋會嫉妒會生氣,然後想要控制。但是在失去之前,到底擁有了什麼?因為害怕失去,因為想要擁有,所以妥協、調整試圖得到對方的好感回應,並自以為這樣可以擁有另外一個人。但是不是也相對的失去了某些自我?我不知道自己比較害怕失去什麼?喜歡的人或是自己?但也不可能非得全有或全無吧!會不會只是因為沒有得到,所以滿心渴望想要擁有。

  有沒有可能有一種關係,不會想要佔有彼此呢?

  好朋友L是一個同時交兩個女朋友的人,認識之初其實也沒有特別的好感,但越聊天越覺得兩個人有很多共通處。某天聊到了朋友能不能上床這樣的話題,於是開啟了兩個人對彼此身體的渴望跟探求。我們互相喜歡,喜歡對方的身體、腦袋以及一起相處的感覺,我們同時跟不同的人約會,說好各玩各的,並滿意於現在這樣的關係。也跟L討論過,那我們這樣是什麼關係呢?但好像也沒有辦法用目前我所知道的形式來做定義,唯一能肯定的是我們都滿意於目前的狀態。

  想不想獨佔L呢?聽到L跟其他女生上床或約會的時候,我的感覺是什麼呢?好像有一點點會吃醋,好像還是會希望自己在L心中是最特別、唯一的那個。但這樣又很弔詭,L對我來說也不是唯一的那個啊!如果要維持這種開放/多重伴侶的關係,該怎麼去取得平衡呢?

文章標籤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onsters, Inc. main characters      (cc創用圖片)


  當lovewins被養成一個巨大的意識形態,餵養牠的組織們已經失去掌控能力了,縱使遊行團體看似力挽狂瀾的想要找出新的議題放在同志遊行的架構之內,怪獸已經龐大到自己運作起來了。

  有人說,那你們各個小團體去遊行的時候就自己高喊自己的標語阿!每個人都可以搶奪那個論述權阿!但這樣由下而上的、小個人小組織小能動性的似乎除了喊喊標語之外,對於整隻怪獸並沒有什麼撼動力。

  我認為,同志遊行再怎麼辦下去,不是每屆不同的執行團隊、核心人物「誰們」的問題,而是不管由誰們來主導當屆的議題,都已經被怪獸反噬、吸收、收編進去了,成為怪獸大歷史上的「你看我們好棒棒,觸及不同的議題,好多元」。試著朝向新好公民的媒體們、清新公民的政黨們,現在看到的怪獸就只會看到lovewins(不分性別單偶婚姻)。俗話說瞎子摸象,身在不同位置的人群摸到大象不同部位於是建構出不同的形象;但現在卻是,大象試著再怎麼長得奇形怪狀(例如多了老鷹翅膀、尾巴變孔雀、腳上長蹼),看到的人卻還是聲稱「那就是一隻(lovewins的)大象」,或者對著那些與傳統大象長不一樣的部位視若無睹,或是幫他們自動禁音。所以,遊行再怎麼走,呈現出來的就一直會是那隻lovewins大象。

文章標籤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性癖好/幻想是不是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情?

有的人喜歡聞伴侶身上的味道,有的人喜歡被舔腳趾,有的人喜歡矇眼,有的人愛口交,當然也有綑綁、鞭打的喜好,這些不同的癖好,是不是可以在關係當中明確提出的需求?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愛愛小確性」這部電影?  電影是在說描述幾對伴侶,各自有不同的性癖好/幻想,有幻想自己被強暴的女友、沉浸在角色扮演中的丈夫、跟沈睡中的妻子談戀愛的、還有無法言語,只能透過手語交談的、看到眼淚就有性慾的,幾對不同的伴侶,發展出不一樣的故事,可是這部電影大概只有手語交談的那一段讓我覺得最可愛,其他的幾段發展都有點讓我覺得很壓抑或是看完後有「怎麼會這樣?」的感覺。

看電影的時候,我也一直在想我自己有沒有什麼比較特別的性癖好/幻想,這幾天我忽然找到了我很常有的性幻想;就是我只要幻想我的伴侶(或喜歡的人、我暗戀的對象)跟另外一個女生做愛,我就會覺得很興奮。

但也不是一開始就會有這種幻想,通常在認識/交往不久的時候,聽到對方跟過去交往對象的故事時,都會覺得有些吃醋或嫉妒,對於想要佔有另外一個人的心情,在這個時期會很強烈,所以在初期是不太可能會有這樣的性幻想。

文章標籤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什麼是暈船?約炮有個不成文的規則是,跟砲友就是身體的、性的互動,感情交流越少越好,即便有感情交流,都還是希望不要往真正交往的模式發展,如果其中有一方對另外一方有超乎身體以外的渴求或慾望、想要在一起、喜歡上了、愛上了、開始有佔有慾等等之類的情況,都可以被歸類是暈船了。

一直認為目前自己沒有時間談戀愛,進入所謂的「穩定的關係」,能夠透過約砲換得某些身體上的接觸跟親密感,就已覺得滿足。所以這幾個月以來的約炮模式都一直在嘗試維持的一種平衡是,在對對方有好感,但是又還不到想交往的狀況下上床,總覺得這樣的模式能保持一直在曖昧/熱戀的新鮮感,又不致於因為要面對關係裡許多的麻煩或問題而讓人厭倦。

不容易的點是,每個人給自己的限制跟約束不太一樣,有些人很明確就只是想要上床,不一定會聊天,所以遇到這種對象我可能會覺得太過無趣,不會繼續維持關係。有些人很願意靠近,只是近到後來甚至想跟我發展成穩定的關係,我卻沒有這種想法,這也會讓我覺得困擾而不想繼續。但這看起來好像又跟一般情境下的交友模式沒有什麼差別;看起來無論是什麼樣的關係,都是要兩人有共同的認知跟期待,才有辦法發展。

有時候我會想,有沒有可能有一種關係是可以上床的好朋友呢?不是只有做完愛就再見走人的,就好像年初認識的B說的,他說想要找到可以聊很多事,可以做愛,可以分享生活的人,但是B也覺得這樣很難不暈船。那這跟戀愛的差別是什麼?再更難一點的問題是,愛情到底是什麼?

還是這種想法或念頭太過貪心?不想要戀愛關係的中可能會有的責任包袱跟妥協,但是又想要享有當中的親密溫存或佔有。

文章標籤

fashionsex10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